这些“90后”“00后”,在一线抗疫争先恐后!|奋斗者·正青春

“90后”到“00后”的一代,常被赋予各种各样的标签。而在长宁的防疫一线,有这样一群“90后”“00后”,用实际行动展现了他们的青春“正能量”。杨杨(化名):刚来上海一周,第一份“工作”竟是社区志愿者即将大学毕业的杨杨已经收到了一份上海的工作offer,7月1日将步入职场。为了提前适应在上海的生活,3月初,杨杨拖着行李箱,提前来上海租房,还准备找个实习过渡一下。“还挺顺利的,办理租房手续时正好和居委会打上了交道。”突如其来的疫情给杨杨在上海的新生活按下了“暂停键”。刚搬进程家桥街道锦程小区一个星期,杨杨就开始了宅家生活,“一些公司也停下来了,暂时没法找实习,但我想更快地融入社区、融入这个城市。”看到居委会发的志愿者招募令,杨杨报名了。就这样,杨杨穿上了“大白”服,开始了第一份“工作”经历。叫号、核酸扫码、信息登记、发放物资……在以老年人为主的锦程小区里,“00后”杨杨和十几名志愿者一起奋战。图右为杨杨在学校里,杨杨是学生会副主席,群众工作还是有一定经验的。然而,步入社会的“第一堂课”,就给了杨杨很大的震撼。有一次,志愿者们给高龄独居老人送慈善基金会捐赠的物资,有一位有轻度认知障碍的老人却怎么也不肯收,“她一直强调‘不能拿不是自己的东西’,直到明白东西是捐给她的,老人才收下。”后来,一次偶然的机会,杨杨得知,这位老奶奶曾长期匿名向该慈善基金会捐款,“听到老人的事迹,我一下子被感动了。”付出总有回报。随着锦程小区成为防范区,居民也陆续走出家门,错峰在小区里走动。“有邻居担心我不会做饭,出家门第一件事,就是给我送来了他们做的饭菜。当志愿者是我为他们服务,脱下防护服,我也是一个普通居民,他们给我送来了暖暖的关怀。”杨杨说道。经历了封控的1个多月,杨杨表示,上海还是那个上海,更加坚定了要留下来的想法。刘昊天:91年的他,是居委会唯一的男同志上航新村居民区共包含5个小区,约2200多名居民,居委干部只有5人。其中,1991年出生的刘昊天是唯一的男生。图右为刘昊天按照区块划分,刘昊天主动揽下了任务较重的上航新村和高登小区,不仅重活、累活儿抢着干,凡是要用手机操作的事,也基本都让他负责了。“为了掌握清楚居民的情况,让社区的消息及时传达到位,一开始我们就组织居民分楼栋、小区建好微信群。小刘一栋栋地爬楼、一户户地敲门,才终于把群建立起来。”提起刘昊天,上航新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朱雪菊赞不绝口。因为其他几名居委干部也都对智能手机使用不太熟练,所以刘昊天还是大家的“小老师”。核酸码怎么申请、如何出示扫码、团购怎么组织等等需要通过手机操作的事情,刘昊天都是随叫随到,第一时间帮居民解决问题。封控以来,刘昊天不能回家,每天吃住在居委会,但他自己觉得,“这些都是应该的”。据了解,刘昊天还是一名预备党员,“但他用实际行动,尽职尽责地对标正式党员。”朱雪菊说道。徐亚娟:从2020年的“绿马甲”,到2022年的“大白”位于虹桥路2538弄的边防家属楼小区,仅有4栋住宅楼,居民100多人,社区防疫工作在一名居委干部的带领下,几乎靠志愿者和居民“自治”。在这十几名志愿者中,1995年出生的徐亚娟算是“二次上岗”。2020年疫情暴发之初,年轻的她就报名了社区防疫志愿者,成了“青年突击队”的一名成员。图左为徐亚娟徐亚娟告诉记者,2年前,她只要穿着志愿者的“绿马甲”,在小区出入口检查、测体温。而这次,她第一次穿上了“大白”防护服。“因为人少,每次做核酸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,即便这短短的时间内,还是感觉很闷热,便能体会到其他防疫人员一天的辛苦。”好在,4月1日至今,边防家属楼一直没有出现过阳性病例,这也是包括徐亚娟在内的所有志愿者最骄傲的地方。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文字:陈佩玥编辑:高 琴*转载请注明来源于“上海长宁”喜欢就点个“赞”欢迎留言评论和“宁宁”互动再送我一朵“在看”的小花吧~

标签

发表评论